太阳2:海底捞欲借上市加速扩张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26日讯今日上午,海底捞在港交所正式上市。首日,海底捞涨幅一度扩大到10%,总市值一度突破千亿港元。海底捞首席战略官周兆呈在上市仪式上表示,上市后募集到资金60%会用来在各地开店,预计今年开店数在180-220家之间,其中15-22家店将开设在海外。周兆呈还表示,海外市场将是海底捞非常关注的地方,将根据不同地区的消费者需求决定开店地区和数量。
据媒体报道,2017年,全国餐饮收入实现39644亿元,同比增长10.7%。全国火锅餐饮收入达3856亿元,增速为24.72%,占国内餐饮行业收入的比重为9.73%。海底捞招股书显示,海底捞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都在国内中式餐饮市场排名第一,稳坐餐饮头把交椅。2017年海底捞营收总额是106.37亿元,日均1500人就餐,是中国国内首家营收超百亿的餐饮企业。
三年来,海底捞营收和利润均在持续增长。其收益由2015年的57.57亿元增至2016年的78.08亿元,并进一步增至2017年的106.37亿元;年度利润由2015年的4.12亿元增至2017年的11.9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70.5%。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尽管火锅行业近年来整体市场呈上涨态势,并且相继出现了呷哺呷哺、海底捞两家上市企业。但是食品安全问题,仍然是影响行业平稳发展阻碍之一。
海底捞招股书认为,海底捞目前主要风险存在于食品安全、餐厅店长人才库和供应链管理三方面。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表示,餐饮产业链条的复杂性决定了整体食品安全的管控难题,这一点对海底捞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未来海底捞更多的是国际化进程,食品安全可以保证的前提下,依托百亿的体量和品牌,才能得到股民的追捧。
有火锅业内不具名人士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火锅企业正处于转型升级阶段。面临人员流动性大、门店操作规范执行不完善等问题。而目前暴露出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提升行业整体对于食品安全的重视程度。
该人士认为,未来的火锅产业一定从手工化向机械化转变。在原料方面,形成集约化发展,做到产品标准化,经营连锁化,管理经营从“人治”逐渐转向“法治”。

在“火锅界一哥”上市消息传了五六年后,海底捞这个餐饮业巨无霸终于要登陆资本市场。9月3日,海底捞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并更新招股书,海底捞的上市之路又迈进了一步。
“不差钱”的海底捞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上市?业内人士认为,海底捞选择此时上市,是因为处于快速扩张期,急需资金去扩大自己战场,特别是二三线城市的布局,以及海外市场。同时,在火锅行业新业态遍地开花的当下,各种经营模式、产品、口味均可能对海底捞形成竞争压力,海底捞倡导的所谓“变态”服务并不是一个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借上市快速扩张
今年5月,海底捞国际控股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根据招股说明书,海底捞收益由2015年的57.57亿元按35.9%的复合年增长率增至2016年的78.08亿元,并进一步增至2017年的106.37亿元;年度利润由2015年的4.12亿元增至2017年的11.9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70.5%。
海底捞最近更新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营收为73.42亿元,上年同期为47.56亿元。海底捞的主要营收来自于餐厅经营,占比达到97.4%,外卖业务占比仅为1.8%,而2015年餐厅经营占比为98.2%,三年间占比几乎没有变化。
业内人士指出,门店的快速扩张是海底捞保持高增长的法宝,而上市募集资金将帮助海底捞加速扩张。而在二线城市贡献了一半收入以后,海底捞将押宝三线城市,三线城市将成为海底捞新的掘金场。
9月3日,海底捞首次刊发了聆讯后资料集。记者注意到,这份聆讯后资料集比海底捞招股书多了53页,其中,海底捞拥有及营运的餐厅数量有所变化,由招股书中的320家增至聆讯后资料集中的362家。
海底捞预期,2017年至2022年,中国餐饮服务市场将继续以复合年增长率9.6%稳步快速增长,2022年总收入将达到62800亿元,计划2018年开设180至220家新餐厅,并加大智能厨房、智能存货管理、提高等候区体验等方面的投入。
或面临“破发危机”?
业内人士认为,此番海底捞上市还冒着很大的“破发危机”,除了当下低迷的股市外,之前也有“前车之鉴”。
被称为连锁火锅第一股的呷哺呷哺店铺数量比海底捞还要多,截至2017年末,呷哺呷哺共计738家店,在2014年12月上市时就破发,收盘报4.54港元,较招股价4.7元下跌3.4%,海底捞也会遭遇破发风险.
餐饮企业的IPO战绩一向惨淡,此前广州酒家上市,打破了A股餐饮行业8年无公司上市的局面,此前A股餐饮企业只有全聚德、湘鄂情、西安饮食几家,港交所上市的餐饮企业除了呷哺呷哺,也只有小南国、味千、唐宫几家,其中狗不理等多家餐饮企业目前还处于IPO终止审查阶段,海底捞的上市之路实际上也不简单。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海底捞上市的好时机。“海底捞其实目前处于快速扩张期,急需资金去扩大自己战场,特别是二三线城市的布局。”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咨询师林岳表示,此前子公司颐海国际上市融资,整体表现不俗,也增强了海底捞的信心,一个做底料供应的品牌尚能获得这么好的资本响应,何况正在大众视野当中、行业神坛之上的海底捞呢?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同样认为,海底捞作为中国火锅第一品牌,在中国餐饮业爆发的这个节点选择上市是非常正确的,因为上市一是加速海底捞的门店扩张,加速海外布局,二是有更多资源去匹配消费者对于餐饮行业提出的新需求,所以整体上市对海底捞来说是非常有好处的。
管理隐患逐渐呈现
顶着“中国第一火锅品牌”光环奔赴上市的海底捞,实际上也暗藏危机。比如不断走低的现金流,海底捞的账面现金已经从2016年的2.9亿元直线下降到2017年的-6020万元;其次是逐年增加的负债,海底捞的流动负债已经由2015年的6040万元增至2017年的11.56亿元,招股书还显示,海底捞本次募集资金的15%拟用于还贷。
在长达30页的风险因素罗列中,海底捞认为风险主要存在于食品安全、餐厅店长人才库和供应链管理三方面。事实上,随着新门店扩张,海底捞的管理隐患也逐渐呈现。去年8月,海底捞北京太阳宫店有工作人员用顾客吃火锅使用的漏勺清理堵塞的垃圾杂物,海底捞北京劲松店后厨的水果房、洗碗间等各处均发现了老鼠的踪迹,今年海底捞官网的自查公告显示,又有30家门店的部分行为不符合食品安全要求,包括食材过期、店内多个操作间有飞虫、排烟管道老鼠出没等。
“监管部门对于餐饮企业上市相对会比较谨慎。首先是因为餐饮收入不太透明,有时候不开发票,税收难以界定,最核心的一点还是食品安全问题,作为一个大型餐饮企业,门店开得越多,食品安全隐患就越大,每个单店都像一个定时炸弹,这对企业的整个质量内控体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更大的挑战。从资本端、产业端、消费端考虑,就出现了餐饮企业上市难的困境。”朱丹蓬表示。
林岳分析认为,海底捞此次如可以如期上市,得益于其“软件”的强大,靠服务打出来的口碑,很容易获得顾客和资本的好感。但林岳同时指出,海底捞在上市之路上应该考虑经营模式及产品创新方面的问题,因为在“网红”时代,火锅行业新业态遍地开花,各种经营模式、产品、口味均可能对海底捞形成竞争压力,海底捞倡导的所谓“变态的”服务并不是一个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9月26日,国内餐饮巨头海底捞正式登陆港交所。在开盘后的8分钟内,该股股价一度涨超10%,最高涨至19.64港元,市值也突破1000亿港元。然而好景不长,随后该股股价出现跳水,最低跌至发行价17.80港元,险些在当日破发。最终,该股股价报收17.82港元,海底捞总市值达到944.46亿港元。
营收超百亿的海底捞,能否撑起千亿港元的市值?对于高速扩张却又面临业绩“天花板”的海底捞来说,上市只是迈出了第一步,上市后的路还很漫长,要解决的问题也还有很多。
张勇夫妇成大赢家身家近600亿港元
海底捞的董事长、创始人张勇,首席运营官杨利娟一起敲响了港交所的铜锣,亲身体验海底捞踏上资本市场之旅。在上市仪式上举起香槟庆祝的不只是海底捞的高管,还有从福州、上海等各个门店赶到香港共赴盛宴的服务员及领班代表。这家1994年从四川简阳发家的火锅店,创造了中国餐饮史上诸多记录,既是国内首家营收过百亿的餐饮企业,也是市值突破千亿港元的餐饮企业。
由于用力过猛,张勇在敲锣的瞬间被巨大锣声震到了耳朵,但他却捂着耳朵开怀大笑,因为他是海底捞上市的最大赢家。资料显示,海底捞由张勇、舒萍夫妇和施永宏、李海燕夫妇联手创办,目前张勇夫妇合计拥有海底捞已发行股本总额的约62.70%的权益,按昨日17.82港元的收盘价计算,海底捞总市值昨日达到944.46亿港元,张勇夫妇的身家则达到592亿港元。
首日股价高开低走千亿市值只有25分钟
作为十年以来香港市场第一个大型餐饮消费服务IPO公司,海底捞这家传统的餐饮企业从来不缺少话题,从“服务贴心到变态”着称到入选MBA教材等话题使得这家企业从来不缺乏故事。而业绩的高增长也使得这家火锅企业备受资本市场的追捧。海底捞的招股书显示,近3年来,海底捞的营收和利润持续保持高速增长,年度利润由2015年的4.12亿元增至2017年的11.9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70.5%。
海底捞自发布招股信息以来,就颇受市场热捧,在上市前遭到散户和机构投资者的大举超额认购,最终确定的港股IPO定价为17.80港元,是14.80港元至17.80港元招股区间的上限。
但在上市首日,海底捞的股价却足以令人失望,在开盘后的前8分钟,海底捞的股价一度涨至19.64港元,与17.80港元的发行价相比,涨幅达10.34%,市值也一举突破千亿港元。然而好景不长,随后该股股价快速回落至18港元之下,全天股价超过18.87港元的时间不超过25分钟,也就是说,按照53亿股的总股本计算,海底捞的市值超过千亿港元的时间不超过25分钟。最终,海底捞每股报收17.82港元,与17.80港元的发行价相比,仅仅上涨0.02港元,总市值为944.46亿港元。
在海底捞上市当天,海底捞的底料提供商颐海国际的股价下跌3.93%。这家在海底捞上市前就分拆出来的火锅底料子公司于2016年7月在港股上市,目前市值约194亿港元。
估值过高有隐忧市盈率为呷哺呷哺2.8倍
上市首日股价表现不尽如人意,从另一面反映出,资本对海底捞的追捧已趋于理性。
根据海底捞的发行结果,17.80港元的IPO定价使公司估值高达943.4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30亿元,对应的2017年净利润为11.94亿元,市盈率高达69.5倍,远远高于餐饮行业的平均市盈率水平,同为火锅品牌的呷哺呷哺的市盈率只有24.85倍。
“海底捞的估值几乎透支了2018年和2019年的盈利预期。”花旗银行分析师此前表示,海底捞的高速增长主要靠今年分店大幅增加70%所带动,但激进的扩张计划将削弱公司的同店销售表现,且公司并无“海底捞”的商标拥有权,因此估值应比全球连锁餐饮同业有折让才算合理。见智公司的研究报告也指出,从估值角度看,海底捞的现金创造能力建立在极高的经营效率之上,经营效率的小幅波动会带来极高的未来盈利波动,这是投资者需要关注的关键风险点,也是高估值的海底捞上市后一直要扛着的重大经营压力。
扩张实现高增长今年新开店180-220家
上市后背负业绩压力的海底捞,仍将坚持高速扩张的策略。业内分析人士称,海底捞的高速扩张是为了获得市场对其未来成长性的一致看好,以得到更高的估值。对于这家传统餐饮企业而言,开新店几乎是唯一实现业绩高增长的方式。
海底捞首席战略官周兆呈在上市仪式上表示,上市后募集资金的60%会用来在各地开店,预计今年开店数在180家至220家之间,其中有15家至22家店将开设在海外。
北京晨报记者统计后发现,自2015年以来,海底捞的扩张日益加速。2015年海底捞的店面数量是146家,2016年底的店面数量是175家,2017年底增至273家,预计2018年底可达到473家。海底捞的目标是2018年新开店数量220家,这意味着,今年新开的门店就能超过海底捞成立22年以来的总和。
高速扩张战略是保证业绩高速增长的唯一办法,但也充满隐患。“通过门店扩张获取规模增长是海底捞谋求百亿美元估值的重要手段,但如果最终扩张失速,导致经营效率下降,深陷增收不增利的怪圈,公司可能会成为又一个一戳就破的市值泡沫。”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强调,另外食品安全问题也是餐饮企业绕不过去的坎,餐饮产业链条的复杂性决定了整体食品安全的管控难题,这对海底捞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
北京晨报记者陈琼

某一天,北京三里屯一家火锅店里走进三名顾客,他们并未着急翻看菜单,而是坐在座位上刷了会手机。服务员疑惑不解,便上前凑个热闹,只见三人点开抖音,看过一节短视频后,才在菜单上寻找他们想要的菜品。

从当下流行的“新零售学”角度,不妨先从线上和外卖说起。事实上,在饿了么、美团外卖尚未大行其道之时,海底捞就已做起火锅到家的生意。

一个小花絮。

高速扩张引负债激增

2015—2017年末及2018年一季度末,其净流动负债分别为0.6亿元、3.86亿元、11.56亿元及14.42亿元;而截至一季末,其账面资金为5.18亿元,银行授信未使用额度,仅剩2300余万元

其实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在A股市场,截至5月22日收盘,名声显赫的全聚德(002186.SZ)不过才48.6亿元市值。至于海底捞谋求登陆的港股,老牌大家乐集团和大快活当日市值为112亿港元和39亿港元。一度受到追捧的港式餐厅翘楚翠华控股更是上市之后跌足五年,目前仅录得15.5亿港元市值。

之后海底捞做了一系列投资和并购来补足冒菜的短板。2017年,优鼎优投资了快餐品牌海盗虾饭和麻辣烫品牌许小树。它还收购了上海渊古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旗下品牌有彩泥云南菜、云南云彩泥、滇游记和苍洱小镇等品牌)25% 股权。

而火锅品类由于容易标准化,加上食材丰富,口味更自由,迅速成为国内市场规模最大、扩张速度最快的餐饮业态。不过,由于行业门槛低,且中餐的口味流行多变,导致火锅市场分散,作为国内最大的连锁火锅餐厅的海底捞的市场份额也仅为1.09%。

看到呷哺呷哺的线下盛况,海底捞意识到开设更多店铺才是“王道”。据招股书描述,该公司计划将上市后募集资金的60%用于开店,且仅在2018年即增开180—220家新店,相当于在现有基础上增加60%—70%的新门面。至于店面选址,招股书中表示“包含了一二线城市、三线及以下,以及海外市场”。

就在5月17日海底捞正式递交上市申请后,一个涉及海外移民的公众号表达了祝贺之意。据悉,张勇目前已携全家移民新加坡,而海底捞的首家海外门店也正是开在狮城。

当然,永远人头攒动的线下实体店终归是最好的业绩背书,尤其是在一二线城市,但问题好像就出在这里。招股书显示,虽然海底捞在一线城市单店日均收入比二线城市更高,但从同店(开业
300
天以上的“老店”)的单店收入来看,一线城市的海底捞“老店”收入比二线低。这表明海底捞在二线城市的影响力和竞争力相对较强,但在一线城市这种效应并不明显。

中华火锅一哥涮进联交所 海底捞5亿账面资金VS
流动负债激增来自投资时报的原创专栏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海底捞外卖收入为2.1亿元,仅占主营业务收入的2%,同比增长10.53%;与此相对,呷哺呷哺2017年的外卖收入虽然仅有0.13亿元,但其收入规模同比增长近200%,增速十分可观。

正是尝到底料业务港股上市的甜头,此前一直坚称不差钱的海底捞似乎开始变换态度。不过注意,如果抛开粉丝情结而改用专业眼光评判,那么不难发现和大多数企业选择上市的原因一样,海底捞此次上市的初衷也是因为缺钱。

消费者口味难以琢磨

由招股书数据推断,该公司在国内新开一家门店资本投资约800—1000万元,加上翻新旧店铺和相关技术投资,2018年海底捞的资本支出预计将达到25亿元。而2015—2017年海底捞历年员工薪酬均占当期营业收入的28%左右。截至2017年年底,海底捞共有约5万名员工,人均年薪约为6.12万,高于呷哺呷哺人均3.9万元年的水平。海底捞平均每家店配备132个餐厅员工,按180家新店的目标来算,至少需要再增添2.37万名新员工。自然,在新门面建成后,员工成本必将迎来新一轮涨幅。

从开店表现来看,优鼎优的发展之路同样艰辛。最初两年,该公司发展缓慢,仅有3家门面。财报显示,2016年前8个月,该公司从33家店增长到42家店,且边开边关,开店19家,闭店10家,较为“动荡”。据U鼎冒菜APP显示,截至2017年6月,优鼎优最新门店数量为44家,这表明其一年时间内仅增加两家店铺。

同时,一度陷入“老鼠门”丑闻的海底捞在增添上述新员工后,要确保如此众多的员工都能遵守食品安全的法律法规也更不容易。

太阳2 1

有乐观者表示,作为国民美食,中国火锅业可以产生6个麦当劳级企业(平均市值在1100亿美元),即便换个货币计量单位,海底捞IPO拿下1000亿港元市值被拥趸们所普遍看好。

太阳2,2016年7月,颐海国际作为海底捞集团火锅底料独家供应商,登陆港股。2013—2015年期间,颐海国际连续3年超过50%的营业收入都是来自关联方海底捞,到2016年海底捞及关联公司甚至为颐海国际直接贡献了6.06亿元收入,占比55.7%。这家过去52周最低录得3.66港元/股的公司近期一路飘红,至5月22日收盘股价已至13.02港元,市值亦达137.56亿港元。

不少中大型餐饮公司嗅到了资本浮动的味道。外婆家推出了炉鱼、锅小二、UNCLE
5等
16个品牌;呷哺呷哺也在2016年推出“凑凑”,这款人均消费150元左右的台式火锅正好弥补了呷哺呷哺在中高端火锅消费市场的空缺。颇有巧思的是,这家火锅店还在店门口设立奶茶窗口,凭借“火锅+茶饮”的新商业模式以及淡雅的风味在市场站稳了脚跟。两年时间内,其已设立21家店面。

此外,招股书中清晰地写道,从2015年至今,海底捞有明显的净流动负债。2015—2017年末及2018年的3月31日,该公司的净流动负债分别为0.6亿元、3.86亿元、11.56亿元及14.42亿元人民币。海底捞认为,为扩充其餐厅网络,资本开支预计会继续增长,因而必须保证足够的现金流量以抵御财务风险。但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海底捞的账面资金为5.18亿元,银行授信未使用额度仅剩2300余万元。

收入的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使得人们的饮食口味日渐挑剔善变,餐饮业态的日趋多元化也让传统餐饮连锁模式难以为继。2017年,中国餐饮门店数为581万个,同比下降3.48%,如金钱豹、俏江南、湘鄂情等高端餐饮接连陷入闭店关门困境。

2017年,优鼎优选择在境内新三板正式挂牌上市,其模式也与颐海国际颇为相似—经营着冒菜生意的优鼎优同样是海底捞的关联企业,且该公司历年前五大供应商中,几乎全部来自海底捞系公司。

因此,多品牌的尝试对于当下想要维持自己火锅一哥地位的海底捞而言显得尤为重要。其于2012年成立的关联企业优鼎优就以“U鼎冒菜”的品牌经营着冒菜生意。但从该公司财务数据来看,其近几年的业绩并不理想。2015及2016
年,该品牌两年均亏损三百多万元,虽然2017年扭亏为盈,但在收入超过1.09
亿元人民币的情况下,净利润仅为22万元。

对于海底捞是否拥有合理手段保证足够的现金流量来抵御可能存在的财务风险以及其它问题,《投资时报》记者已向该公司董秘办发送采访提纲询问,但其以“暂不便接受访问”为由拒绝了采访。

《投资时报》实习记者 王汉林

这并非偶然。许多餐饮店老板都发现最近顾客的点餐方式变了,他们一个个模仿着网上广为流传的独特吃法,抖音短视频一时间变成“舌尖上的抖音”。风口当前,餐饮品牌争相“上车”,海底捞也被解锁了隐藏菜单,番茄牛肉饭、油面筋酿鸡蛋等网红吃法瞬间获得数十万点赞,从而一炮走红成为最近的就餐标配。

虽说川式火锅依然是火锅中的最大品类,但多元化的口味也在兴起。根据美团点评以及中国烹饪协会的调查,2017年消费者更喜欢“甜鲜”或“咸鲜”的口味,“麻辣”首次被挤下最喜爱口味的榜首,这对主打川式火锅的海底捞来说恐怕是个不太好的信号。

流量当前,喜不自胜的海底捞创始人张勇顺势给自己安上热度保持器。随着一纸红筹股招股书的递送,这位旗下资产横跨餐饮、娱乐、教育、投资等多个领域并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的中华火锅老大,其家底也首次公之于众。

海底捞,全称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其营业收入及利润主要来自于餐厅经营业务,占全部收入的比重超过98%。营收总额从2015年的57.57亿元按35.9%的复合年增长率增至2016年的78.08亿元,2017年的106.37亿元;年度利润由2015年的4.12亿元增至2017年的11.94亿元,近三年内利润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70.5%。整体翻台率从每天4.0次上升到5.0次。顾客人均消费也从91.8元提升到97.7元。

不会忘记被一众投资者拿来对标海底捞且有着“火锅界麦当劳”之称的呷哺呷哺。在经历过去52周翻倍式上涨后,现在市值接近156亿港元。没错,海底捞的人均客单价可是前者三倍。

好吧,那些流着哈喇子的忠诚“捞仔”早已将上述财务数据病毒式传播。在他们看来,哪怕海底捞在中国餐饮市场竞争最为激烈的子品类市占份额仅有1%,但凭借其神乎其技的“服务神话”,足以一跃站上资本市场的龙头。

其实,拥有该家企业68%股权的张勇早已试水资本市场。以海底捞为中心,张勇直接或间接地控股了包括店面装修、火锅底料、信息技术等涉及各项业务超过30家公司,火锅帝国的轮廓日趋完善。据《投资时报》记者了解,海底捞相关联的两家企业已先后登陆资本市场。

这或许缘于海底捞的对手。截至2017年末,呷哺呷哺已在全国范围内布置好759家餐厅,而海底捞仅开设了273家餐厅。得益于店海战术,呷哺呷哺的餐厅经营利润率也略高于海底捞。

在海底捞招股书中的发展计划里,其表明会试图在更多城市更密集地重现其川式火锅的成功,但谁又能知道已被花椒麻辣过的舌头是否还愿再探传统的巴蜀之味呢。

都说吃人嘴软,虽然不少人一边享用着海底捞一边正打算购买张勇的新股票。然而,不要忘记一个事实,很多餐饮类上市公司的股价峰值往往出现在其上市之初。一旦公司未来不坚持高派息分红政策,则很容易“套在山岗之上”。

相关文章